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艳女麒麟俏娇娘】(卷05)作者:喜麟风祥
【艳女麒麟俏娇娘】(卷05)作者:喜麟风祥
 字数:73124


            第五卷沙漠艳尸公主情

               41、血战小镇

         3007年17月1日星期七白牡丹小镇

   「什么大英雄!我看是大色狼才对!昨天晚上,见到那个突厥女人,竟然一 个晚上不回来!我们姐妹要是被白骨精吃掉了!也不知道!」沈飞燕轻柔的拿起 烧饼,在那里干硬地沾染辣椒吃起来。

   「飞燕别说了!」周水媚训斥起来。「好难受姐姐!昨天晚上吃的!这两天 都是吃干硬得,排泄不好,痔疮又开始了!哎呦~ 」一个女孩子痛苦的呻吟起来, 捂住自己的臀部,跑出去上厕所了。

   「今天张公子,希望你能陪伴我们出去看看!」周水媚主动的邀请起来。 「我们姐妹希望出去转转,看看这里的胭脂水粉,还有丝袜之类女孩子家的用品!」 「好!这个我在行!」我轻柔的抱起拳头,就这么微笑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白牡丹镇

   「嗯~ 姐姐快看!那边有卖丝袜的!好难受哦!整天光脚丫穿上鞋子!摩擦 的都有血泡了!」周玉兰抚摸自己的脚丫,而她轻柔的掂起裙子,奔跑过去了。
   丝袜的摊位旁边,当作样品的丝袜,轻柔的迎风飘扬起来。而丝袜在中原地 区,已经是女孩子,不可缺少的生活必需品。可以防寒,可以束缚双腿更加具有 女性的美感。而且长期穿着,一种浓郁的气味,已经成为当地女孩子的特色。
   「嗯~ 欢迎~ 」摆摊的突厥女人,轻柔的蒙上面纱,而她在那里迎接起来。 在街市上,人流轻柔的涌动,而且严格的按照规矩,男女是分开的。

   我站在远处,远远的观望起来了。「能不能尝试穿穿!」周水媚轻柔的拉扯 起来,而她感觉到弹性还是不错的。

   「在这里~ 嗯~ 」那个女人搬过来一个小凳子,而周水媚坐在那里,兴奋的 脱下自己的长统皮靴,轻柔的拿起丝袜,奴起优雅的弓绷白嫩的脚丫,套在脚尖 轻柔的提上去。

   「呼呼~ 」飘动的丝袜,轻柔的迎风飘扬,而一切如此的唯美,如此的神秘。
   「买20双多少钱呢!」「20双,一双5块钱!20双100块钱!10 个10元的银币!」「能不能少一点!80个银币!」周水媚轻柔的讨价还价起 来。

   「邓丽娜女神保佑你们!外乡人!那是不行得!如果我们寐着良心赚钱,邓 丽娜女神会惩罚我们的!明码标价的!最多送给你们一双!不能再优惠了!」 「嗯~ 」沈飞燕抱起一堆废铜烂铁,就这么踩踏沙土,走到一边一个铁匠铺那里 了。

   「老板,打造兵器!」她轻柔的放下自己的娥媚长剑,而那些长剑都被我折 断了。

   「哦~ 娥媚长剑!嗯~ 」一个美女铁匠,轻柔的擦拭双手。在她的旁边,还 有一个火炉,里面是电子火,火苗非常的旺盛。

   「断掉的剑,就算拼接在一起,还会留下痕迹!你真的要做!」她看着我, 看着沈飞燕。

   「喂~ 如果打造11把这样的长剑,需要多少钱呢?我看看盘缠够不够!」 她轻柔的抚摸自己的口袋。

   「娥媚长剑,取材四川的仙女山圣水!经过萃取精华!锋利无比!削铁如泥! 能在一夜之间,打断11把娥媚长剑,而且还让你们完好无损的!一定是个超一 流的高手!而且这种折断的痕迹,非常奇特,好象剪刀剪断!能用这种功夫的, 江湖上只有一个门派!就是麒麟门!」美女铁匠欣赏起来。「你们的长剑锋利无 比!如果锻造,至少500元一把!」「哇!不会吧!我们当地筑造才300!」 她看看这个美女铁匠。

   「我们这里没有水!嗯~ 」她看着沈飞燕,轻柔的抡起铁锤,继续敲打一柄 长剑。

   「修复这11把长剑呢?」她轻柔的扔下一些废铁。

   「修复的话!一把长剑50元!还是老话,我们没有水!」她看着沈飞燕。
   「简直漫天要价!算了!如果回收呢?这可是娥媚长剑!」她轻柔的抖动自 己的包袱,在那里诉说起来。

   「回收!嗯~ 回收的话50块钱一个!11把,一共给你们500块钱!」 美女铁匠叉起腰肢。

   「好!好算狠!回收吧!」她轻柔的把那些折断的长剑,摊开放在那里了。 「其实这些长剑,剑锋如此的锐利!将来打造长矛,短矛都是可以的!」「嗯~都是你!打坏我们的装备!到了四川,赔给我们哦!」沈飞燕看着我,吐吐自己 的舌头,顽皮的炮过去了。「姐姐~ 姐姐~ 我卖了500块钱!嗯~ 终于有盘缠
 了!」「一个江湖人士!不应该卖掉自己的武器!」美女铁匠轻柔的呻吟起来。 「而我很少见到!不带刀的男人!你是一个刀客!可是你却没有刀!这样的人, 要么根本不会用刀!要么就是已经不必用刀!战斗已经结束了!」她抡起自己的 铁锤,沉重的砸在那些金属上。

   「五妹!准备熔炉!把这些娥媚长剑融化!剑峰可以打造成为长矛!」「有!」 旁边一个女孩子,蹲在那里,轻柔的拉动风箱,在那里冲入足够的空气,帮忙燃 烧。一些污水,浸泡在那里,而这些似乎是用来萃取宝剑的,就是最后的浸泡。 而那些污水,长期没有清理,都发臭了。难怪这里打造出来的兵器,有一种污浊 感觉,而且不太经得起碰撞。

   「客官!虽然我们不曾相识!可是卖掉自己的兵器,实在不是明智的举动! 赤手空拳,除非你们希望当奴隶!否则最好找一个趁手的兵器!」她轻柔的推销 起来。

   「我有自己的兵器!打断这些剑的就是我!」我微笑起来,转身踩着泥沙, 离开这个铁匠铺。

                 赌场

   「来~ 来!开~ 开~ 」袒露一条胳膊的美女老板娘,晃动手中的小罐,在那
 里摇晃起来。她光了脚丫,赤脚踩在桌子上,就这么风情万种,摇晃手中的小罐 子。「开了~ 下注!下注!」「我们尝试一把云气吧!」沈飞燕抱起钱袋子,就 这么准备进入。

   「10赌就骗!我们还是拿着500块钱,想想办法!这么下去可是不行了!」 周水媚仰望天空。「我们姐妹11个人,只有1把长剑!如果遇到敌人可怎么办!」 「有张公子这个大英雄保护我们!我们害怕什么呢!」沈飞燕抱住手中的钱袋子, 轻柔的晃动。

   「我总有一个不好的预感!恐怕我们离不开这个小镇了!」周水媚轻柔的眨 动双眼,而她看着周围,感觉到一种惆怅,一种激情。

   「张公子!不知道你发现没有!整个小镇上,表面上平淡无奇!实际上杀气 腾腾!在这里开店的,都是一些武林高手!有的隐匿江湖多年!比如说刚才的老 板娘!肩膀上一支玫瑰花!她可是江湖上当年赫赫有名辣手红玫瑰!凭借自己的 毒酒,毒药,巫毒功!行走江湖!多少高手,都栽倒她的淫浪双脚下!」周水媚 轻柔的吟诵,而她戴上面纱,体会这里的别样风情。

   「可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水源!唯一的水源,只是配给这里的店铺!如果我们 买,价格更加的昂贵!我们11个人一路上要吃喝!如何穿过无人区呢?只能在 这里尴尬的坚持,直到银子花光!现在就算抱着一堆金子,我们也买不到水!」 我蹲在那里,茫然的看着沙漠。

   「不!我们必须穿过沙漠!因为我感觉到,突厥人很快就要来了!这个小镇, 一支再贩卖奴隶给突厥人!你难道没有看出来!我们住宿的那里,是一个黑店!」 「哦~ 我怎么没有察觉!是不是姑娘你多心了!」我扭过光头,看着她们。
   「张公子,你完全被蛇妖迷惑了!其实在我们客栈里面,根本不是什么两个 姐妹,是青蛇还有白蛇!白素贞和杨小箐,隐匿江湖多年,青蛇手镯。白蛇裸女 银针!」周水媚轻柔的诉说,而她眨动自己的双眼,迷情的望着远方。

   「仔细说来!我这把裸女玉阴剑!也是白家的!当年我的师娘,行走江湖! 遇到了年幼的白素贞,凭借娥媚12女侠,抢走她的裸女玉阴剑!失去了宝剑的 白素贞,从此没落武林,后来听说被抓入金山寺!当了尼姑!再后来就没有见到~ 」周水媚抚摸自己背后长剑,而我也注意到,这一把长剑,有一个特殊的标志, 光头的裸女。

   「该来得,早晚要来!该还的,早晚要归还!可能别人没有差距!江湖上素 来传闻,白素贞暗恋你的舅舅李金!他是一个人体艺术家!还有一个私生子,叫 做李金莲。从小白素贞为了躲避灾祸,把自己的儿子,男扮女装,将他调教为一 个十足的美人!女红针线!样样俱全!可惜李金背信弃义,抛弃她们母子。而且 她的侄子白玉郎努力追求,可是她拒之门外。在当时的江湖,也成为了一大笑谈!」 周水媚轻柔仰望别处,悠扬的诉说。

   「所以别人可能不知道!但是你~ 必须跟我们说清楚!昨天晚上,你都跟白 素贞说了什么!是不是打我的裸女玉阴剑得主义!」周水媚徒然拔出自己的长剑, 一下子指住我,在街头,剑锋闪烁。

   「嗯~ 如果白素贞要动手,你们不会有今天了!大家既然道不相同!不过各 自上路!我被白素贞扣留成为人质!我和冬梅,还有水姑娘,都不能出现在这次 的武林大会上!至于说你们,希望你们能保重。这个小镇上,埋伏很多高手。你 们自己凭借一把裸女玉阴长剑,以为自己能杀出去吗?就算杀出去!如何解决水 源呢?」我看着周海媚,举起双手轻柔辩解。

   「大师姐!一刀杀死他,给我们死去的姐妹报仇!张化,你这个淫贼!不要 以为我不知道!其实你们出去说的,我上厕所时候,就蹲在后面茅坑!我都听到 了!」沈飞燕抱起自己的行李,走过来指责我。「你跟白素贞约定!还要不知廉 耻地说!让我们的姐妹留下来给你当小老婆!这个男人是一个淫贼!他勾结水昌 排!还要留下我们的玉兰,还有水媚两个最漂亮的姐妹!你是痴心妄想!」「还 有长剑吗!这次打断了,可是救药赤手空拳了!」我抱起胳膊,冷笑的讽刺起来。 而我穿上一套皮衣,敞开胸怀。我下面穿上一条牛仔裤。

   「噌噌~ 」她们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弯刀匕首,就这么戒备起来。「娥媚天 女阵!」「慢!都退下~ 我来~ 」周水媚舞动轻柔的拔出背后的长剑。「呀~ 看
 我的仙女穿心!你这个淫贼!拿命来吧!」周水媚拔出自己的长剑,快速的穿刺 过去。

   「呼呼~ 」她的裙子舞动起来,而她步履轻盈,动作非常敏捷了。她的皮靴, 轻柔的踩在沙漠上,优雅的弹跳前进。「啪~ 」我戴上麒麟刺,就这么快速的后 退,而我一下子夹住她的剑锋,就这么后退起来了。谁都知道裸女玉阴剑削铁如 泥,是上好的宝贝,而我只有用神圣兵器,麒麟刺,勉强抵抗了。

   「呀~ 」周水媚双手持剑,努力的竭尽全力,一下子刺杀过来。「啪~ 」我 一下子拨开剑锋,就这么突然躺倒在地板上。

   「啪~ 」我抬起自己的麒麟刺,一脚踢打在她的小腹上。「哎呦~ 」周水媚 痛苦的惨叫,而她的身体控制不住,就这么一下子倾斜,踉跄几下,失去平衡, 栽倒在地板上。

   「有了上好的兵器!功夫不行!一样不可以!如果我刚才用麒麟刺你的肠子 已经出来了!事情没有你们想象那么邪恶!本来我打算让你们姐妹平安的离开! 可是既然暴露了!你们也说了这么多,裸女玉阴剑留下!周水媚,周玉兰两个女 孩子,留下给我当小老婆,其余都可以走了!」我抱起胳膊,冷笑的看着她。
   「嗯~ 淫贼!你妄想!呀~ 」沈飞燕,带着几个娥媚女徒,快速的手持匕首,
 就这么冲过来了。

   「这次折断了,我看你们还有什么!」我快速的转身,就这么飞起一脚对准 沈飞燕的肩膀。「啪~ 」「啊~ 」她痛苦的惨叫起来,胳膊忍不住后仰起,栽倒 在地板上。

   「我杀了你!」一个姑娘突然一把抱住我,就这么拥抱起来,她举起手中的 匕首,准备刺杀我的双眼。

   「嗯~ 」我按住她的手腕两个人栽倒在泥土上。「扑通~ 」顿时沙土喷溅, 非常的野性了。

   「嗯~ 」周水媚快速的起身,一把抓起裸女玉阴剑,不过似乎慢了一步。
   「啪~ 」被另外一个人抓起来了。「张化淫贼!人人诛杀!」那个人身穿深 蓝色的长衫道袍,头戴帽子,一看是华山来。

   「还给我的长剑!」「哎~ 这可是我在地板上捡起来得!你有什么证明是你 的!」刁钻的单冰冰,玩弄手中的裸女玉阴剑,轻柔的赞叹起来。「这么好的宝 物一定交给有能力使唤的人!大家说是不是呢?」「单冰冰!你爹是西北的武林 盟主!我们才让你!不要欺人太甚!我们武林同盟,就是希望团结起来,一起对 付白玉郎水昌派,这些邪党魔教!你~ 」周水媚站在那里,非常得难受,而她似 乎受伤了,大概我一脚,正好踢打在她的小腹,她痛苦万分,尿水顺着大腿根, 嘀嗒的流淌下来了。

   「裙子都尿湿了!嗯~ 周水媚师姐!我有说不给你吗!不过拿下淫贼!才是 关键的!别让淫贼跑了!是你们的人继续上!还是换我们!」「伊呀~ 看我令狐 大侠!呀~ 独孤10剑!」一个年轻的后生,突然从华山派那里跳出来。他头戴 黑色的帽子,有些与众不同。

   「独孤10剑!呀~ 」他拔出自己的宝剑,就这么冲杀过来,可是剑法刺杀 我的时候,马上停止了。「破!破,破!破!大哥!拜托你拿~ 拿一个兵器!我~ 我!我这可是孤独10剑!破~ 破~ 破天下所有兵器!」「我破你老母!来啊!」
 我冲过去,亮出来自己的手指头,上面戴上麒麟刺。

   「呀~ 我没有老母!我只有两个爹!嗯~ 」令狐大侠尖叫地,就这么冲过去,
 一剑刺杀向我。

   「叮当~ 」我一把蹲在那里,夹住他刺杀过来的长剑。「滋滋~ 」伴随闪烁 的火光,他的冲击力真的非常强大,而他手中的,也是一把好剑,根本无法剪断。
   「啪~ 」我翻倒在那里,快速的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裆下。

   「哦!」他痛苦的跳起来,就这么剑锋超下,突然跪倒在那里,一剑刺杀过 来。

   「嗯~ 」我快速的翻身躲避,而长剑插入沙土,一下子掀翻一些沙土。「啪~ 」我用胳膊阻挡,起来,快速的后退。

   「破~ 破~ 破~ 」令狐大侠追赶过来,而他口齿不清,一股浓重的陕北口音。

   「叮当~ 」穿刺过来的长剑,一下子撞在锐利的金属上面。「哼哼!华山派 背后偷鸡摸狗的功夫还不错!」有人给我挡了一下。

   「你!你敢!敢~ 敢阻挡你!你~ 你~ 你~ 」令狐大侠口齿不清。「呀~ 」
 「啪~ 」我飞起一脚,踢打在他得胸口。

   「哎呦~ 」他痛苦的摔倒,就这么快速的翻身,站立起来。「破~ 破~ 」他
 抖动身体上的沙土,再次的冲杀过来。

   「嗯~ 」周水媚握紧自己的匕首,就这么警惕起来。「张公子!你要小心! 华山派的独孤10剑好厉害!」「知道厉害就好!独孤10剑!上~ 」令狐大侠 一声令下,顿时还有9个男人,手持一样的长剑,一路追杀过来,四面包围我们。
   「独孤10剑!群体刺杀~ 10星剑法!所向披靡!」「呼呼~ 呼呼~ 」伴
 随轻柔吹拂的风沙,而10个人包围我们,虽然我们只有6个人,可是明显吃亏 了。

   「慢着!单冰冰大小姐!宝贝你们已经拿走了!为什么还要杀人灭口呢!我 们毕竟都是江湖同门!都是名门正派!你~ 」周水媚感觉到十分的无奈,而她看 着我,和我背靠背,我们被独孤10剑,包围在中间了。只是可惜,没有趁手的 兵器,否则我怎么能承受这样的羞辱呢?

   「哈哈!周水媚,不要假惺惺了!整个小镇都知道!你们和张公子,11个 女人睡在一起!真不要脸!自古来,佛教,道教!不同门路!我们华山派虽然和 娥媚是同盟!但是说穿了,你们娥媚,早就心怀不轨!这次让我们抓住现行!我 看谁来救你们!我这是帮江湖清理门户!独孤10剑!上~ 」「独孤10剑!破~ 破~ 」令狐大侠在那里领着这些人,一边绕圈子,一边呻吟。

   「男人~ 对不住了!我不杀女人!」「呀~ 」我冲过去,突然一脚踢起一些 沙土,仰起手中的麒麟刺一把刺杀过去。

   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一个华山派弟子口吐血沫,躺倒在地板上了,脖颈上留 下一刀血痕。

   「接着~ 」我抢走一把长剑,丢弃给周水媚。

   「还有九把!」「不对!八!八!八!八~ 」令狐大侠斗鸡眼,就这么伸出 来手指头比划8。

   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周水媚一剑穿心,抬起自己的脚丫,一脚踢翻一个。 「啊~ 」那个人痛苦万分,丢掉了手中的长剑。「拿着~ 」一个娥媚女徒,举起 手中的长剑,就这么戒备起来。

   「现在~ 现在对了!」令狐大侠舞动起来。「破~ 破~ 破~ 」「呀~ 燕子双
 飞!」「啪啪~ 」我一下子跳跃起来,抓起两把沙子,就这么投掷到两边。「看 我的!麒麟乌云盖顶!裙子~ 」我抓住一条姑娘的裙子,一把扣下来。

   「不要~ 」一个人痛苦的举起长剑,胡乱的砍杀飘舞的裙子。

   「嚓嚓~ 」「哦~ 」他痛苦的惨叫起来,而他的喉咙被我一下子刺穿,悲惨 的抽搐两下,痛苦的栽倒了。

   「我的裙子~ 」一个女孩子,羞涩的捂住自己的白花花大腿,轻柔的红韵脸 蛋。

   「布阵~ 」6个娥媚女徒,轻柔的舞动3把长剑,在那里布阵一手短剑,一 手长剑,非常的具有优雅韵味。

   「我杀!我杀!」两个歹徒,围攻周水媚,而她一把匕首一把长剑,上下翻 飞,左右搏击,非常的精彩了。

   「呀~ 」「啪~ 」我抓住两个迷眼的人,抓住他们的头,狠狠碰撞在一起。 「嘭~ 」「啊~ 」两个人撞击的头昏眼花。「嚓嚓~ 」我舞动麒麟刺,抓住右边
 一个,割断了脖颈。

   「嗯~ 」而我抓住左边这个,一把推过去。「呀~ 」令狐大侠背后偷袭,正 好一下子刺穿自己的人。「啊!师弟~ 师弟~ 小师弟~ 」「师兄!你差错地方了!
 哦~ 」他痛苦的口吐血沫悲惨的死去了。

   「呀呀~ 」「嚓嚓~ 」几个娥媚女徒一拥而上,背后偷袭。「啊~ 」那两个
 华山弟子,痛苦的躺倒在血泊当中,被乱剑刺穿了。

   「我杀了你!」令狐大侠冲过来,手持长剑举起便刺杀。「呀~ 」我快速的 弯腰蹲在那里躲避。「啪~ 」我一拳砸过去,飞起一脚,踢打在他的裆下。而我 抓住他的衣襟,高高地举起,扔起来。

   「串糖葫芦!」「嗨呀!」沈飞燕举起手中的长剑,对准令狐大侠的后腰, 直挺挺刺杀上去。

   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几把长剑刺杀过来,而一代大侠,痛苦的呜咽起来,口 吐血沫,悲惨的躺倒在上面了。

   「厉害!厉害!不愧是妖女!嗯~ 铁面我们走!」单冰冰眼看身边的人,死 去一大片,不由得感觉到有些紧张了。

   「慢着!裸女玉阴剑留下!」周水媚舞动手中的长剑,轻柔的用手帕,擦拭 上面的鲜血。

   「呀~ 不要太嚣张了,以为我们华山派,真的没有高手了!哼哼。」一个戴 上半边铁面具,身材魁梧的陕北大汉,走过来了。

   「铁面追魂手!嗯,想不到10年前的高手,都在这里了!」周水媚举起长 剑,轻柔的冷笑。「你不是犯下戒律,因为跟水昌派的女子偷情,被你的师傅, 给你毁容了!你这个华山派的叛徒!怎么又回去了!」「如今华山派调整!我的 师傅已经被单雄信盟主杀死!单盟主有过人的才华!嗯~ 麒麟刺!我看看你的两 根铁爪厉害!还是我的铁拳厉害!呀~ 」他快速的奔跑过来,顿时步步都是留下 深深的脚印,一看就是一个内功高手。

   「啪~ 双峰灌顶!」他挥舞自己的双手,快速的两侧砸向中间。

   「嗯~ 」我快速的弯腰躲避过去。「麒麟刺~ 」「叮当~ 」我一下子刺杀过
 去,可是刺中他的胸口犹如刺在铁甲上一样。

   「啪~ 」我希望再次刺杀他的喉咙,可是已经晚了。「啪~ 」他一把握住我 的手腕,对准我的腹部,狠狠一个肘击。

   「咔~ 」「哦~ 」我被他痛苦的掐住脖颈,而我尴尬的抬起膝盖,撞击他的 铁肘。「啊~ 」只是感觉到一声惨叫,而我的腿,几乎都要残废了。

   「快走~ 跑~ 跑~ 」我痛苦的尖叫起来。

   「铁面追魂手!是昔日江湖上的超一流高手!他当年偷窃华山派至高心法, 修炼了强劲的内功!后来爱上水昌派女子!他~ 张公子你保重!」周水媚就这么 带着自己的5个仕女,转身逃跑了。

   「啪~ 」铁面把我高高举起,丢弃在一边。「哇~ 」我痛苦的杂翻一个水果 摊,顿时上面的苹果,来回的翻滚。

   「咔嚓!咔嚓~ 」铁面走过来,踩碎两个苹果,就这么随手拿起一个,大口 的嗜咬。「嗯~ 」他一把抓起我,犹如一头蛮牛一样。「啪~ 」对准我的腹部, 狠狠两下。

   「嗯~ 」我痛苦的抱住光头,就这么努力扳住他的胳膊,可是根本不行,无 法搬开。

   「去死吧!」他抓住我的衣领,找到一个突起的铁钩,就这么打算把我挂在 上面。

   「嗯~ 小心!张公子不要!」想不到沈飞燕奔跑过来,就这么拿起手中的匕 首,狠狠插入铁面的肌肉发达的胳膊。

   「啊~ 」他痛苦惨叫起来,一把抓住沈飞燕,只用一条胳膊,把她高高的举 起,掐住她的脖颈。「小风骚娘们!呀~ 我让你不得好死!呀~ 」「哦~ 哦~ 」
 沈飞燕痛苦的口吐血沫,她的两条美腿,在裙子里面光溜溜的颤抖弹跳两下,痛 苦万分,就这么僵硬的伸直了。「哦~ 」她口吐血沫,翻转白眼,悲惨的死去了。
   「姐妹!畜牲!跟你拼了!」另外几个女徒,纷纷冲过来了。

   「叮当~ 」我翻身捡起一把长剑,一下子刺杀过去,刺杀在铁面的背后。 「咔嚓!」「呀~ 」「啪~ 」他转身一拳,再次打翻我,而我痛苦的爬行在地板 上气喘吁吁脸蛋上的伤口,沾染泥土了。

   「呀~ 」「嘣!」他挥舞自己的胳膊,一拳砸在一个女弟子的光头上。「哎 呦~ 」她痛苦的一声惨叫,顿时小便都流淌下来了。她歪倒自己的身体,栽倒在 地板上。

   「小妹~ 小妹~ 你这个淫贼!畜牲!单冰冰!我跟你拼命了!」周水媚失去 理智,就这么举起手中的长剑,对准单冰冰,刺杀过去。

   「叮当~ 」单冰冰舞动手中的裸女玉阴剑,就这么反抗。「想拿到我的宝贝! 没有门!哈哈!」「如果我能有一把刀~ 」我翻转自己的眼睛,擦拭上面的泥水, 我抖动自己的光头突然发现一把水果刀。「啪~ 」我一把抄起水果刀,就这么冲 过去。「女佛!破戒一次!」「呀~ 」「叮当~ 」想不到砍刀砍在铁面的身体上,
 顿时犹如砍在金属上一样了,一下子留下几个豁口。

   「呀~ 呀~ 」铁面再次举起一个女孩子,掐住她的脖颈两个手不停的用力。 「嘿嘿~ 嘿!这么举起来,小便的滋味!真好~ 哈哈~ 」「啊~ 啊~ 」那个娥媚
 女弟子,痛苦的弹腾自己的美腿,悲惨的口吐血沫,翻转自己的白眼,一对美腿, 在裙子下面挣扎,光溜溜的美腿,非常的诱惑。她手中的丝袜,轻柔的跌落下来, 散落在荒凉的沙漠上,轻柔的被风吹拂起来。

   「啪~ 」「啪」

   「有时候!战斗的时候,要运用你的头脑!」我轻柔的闭上眼睛,感觉到女 佛的教导,在我的耳边回响。「支撑住姐妹!呀~ 」我快速的拔地而起,就这么 奔跑过去。

   「嚓嚓~ 」我背后一剑,直接刺向单冰冰的大腿。然后我一掌拍打她持有长 剑那个肩膀。「哎呦~ 」她痛苦的惨叫起来,一下子跌落在那里。手中的长剑, 跌落在地板上。

   「嗯~ 嗯~ 」我骑在她的身体上,扒住她的两条辫子,轻柔的抚摸她的秀发。
 她是一个身高148厘米,娇柔可爱的陕北女孩子,而她哭泣起来,似乎看着我, 留下来晶莹的泪水。

   「饶命!饶命啊,我没有想杀人的!我没有想杀人的!」她痛苦的哭泣起来, 跌倒在那里。「宝剑还给你们!别杀我!」「呼呼~ 」她气喘吁吁起来,眼泪混 合泥水,悲惨的无法形容了。

   「好姐妹!灵儿!呀~ 一剑穿心!」周水媚舞动手中的长剑,一把裸女玉阴 剑,一剑穿心。「咔嚓~ 」刺破了铁面的盔甲,从他背后的脊椎,一下子穿透前 胸。

   「哦~ 」他痛苦的口吐血沫,放下手中的娥媚女子,就这么旋转身体,沉重 的,一头栽倒了。

   「呼呼~ 」白牡丹小镇,历来已经习惯了鲜血,每天都有新的刀客来到这里, 每天也有人倒下,决斗时而发生,或许唯一珍贵的,就是尸体,能烧烤吃,能把 鲜血,补充身体。

   沈飞燕,赵小灵,刘心儿,3个女孩子此役战死,作为佛门同胞,她们地身 体不能丢弃在疆场上,任由别人嗜咬或者吃掉。

   混乱之中单冰冰拖着伤口逃跑了,而我或许还有一点仁慈,放过了她。
   「嗯~ 嗯~ 」麻木的看客,拖走了那些战死的尸体,所有的金钱,行李,也 被一哄而上的人们瓜分。20包丝袜轻柔的随风飘动,被女人抢走~ 我们淡漠得 走了,带着3具尸体,带着裸女玉阴剑~ .

             42、裸女玉阴剑

           3007年17月2日星期日客栈

   「你知道是这种结局!你为什么不拿走裸女玉阴剑呢!那不是白家,水昌派 的宝贝?」我木然的看着白素贞,看着院子里面后面,3个新挖掘的坟墓。内心 里面一片惆怅。夜色深沉下来,而我们今天坚守这里,什么地方都不去。

   「裸女玉阴剑是有生命的!需要女人的* 滋润,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!这把 剑是邪恶的!她会吸收阴气!也就是艳尸的气息!所以使用她得人,以及身边的 女人,会不断的死去!这是命~ 如果使用她的人,不是不死肉身,就会被吸走魂 魄,成为上面裸女雕刻中的一个!」「15年前,我还是一个姑娘的时候,我的 姐妹都因此而死,15年前,宿命再现!裸女玉阴剑每次江湖出现,都是一场浩 劫!我走了~ 你们多多保重!如果你希望跟我共度缠绵,就跟我一起走!」白素 贞轻柔的收拾一个行囊,就准备离开这里了。

   「嗯~ 嗯~ 」伴随轻柔的挖坑,而3具艳尸,被推入里面了。她们的鞋子被 脱下,就这么轻柔的光了脚丫,埋葬在其中。「哗哗~ 」伴随推下来的泥土,而 她们如此的安详如此的苍白。

   「呜呜~ 」伴随狼一样的嚎叫,我就预感到,事情不妙了。

   「走吧~ 我们也走!单冰冰一定带着援军来了!」吴冬梅轻柔的诉说。「相 公我们也走!」吴冬梅看着我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

   「舅母!小箐!水姑娘拜托你们了!如果此番能突围,我们在城门客栈会合! 女佛在上,今天我要开杀戒了!不用刀,实在是不行了!」我跪倒在那里,轻柔 的双手合十。我呼吸一种湿润的空气,不是湿润,而是鲜血的气息。

   「这是比狼还残忍的民族!你们真的决定留下等待复仇的敌人?」白素贞不 理解的看着我们。

   「圣战为了女佛!这是佛门的荣誉!绝对不会退缩!」我举起自己的胳膊, 在那里呐喊起来。

   「当家的!我跟你干!」吴冬梅挥舞手中的香魂刀,就这么警惕起来。
   「嗯~ 嗯~ 」跪倒在泥土上的周水媚,轻柔的默默念诵佛法,给自己死去的 姐妹超度。

   「必须有效的利用防御!」我趴在地板上,倾听起来。地面震动的声音,一 种震动。

   「任何可以利用的一切!」吴冬梅举起手中的砍刀,就这么呻吟起来。
   「祝愿女佛保佑你们!没有任何人能幸存!被俘之后的女人,都会被悲惨的 轮奸,然后开膛烧烤!她根本不是人类。」白素贞轻柔的双手合十,而她带着小 箐推着水玲珑的囚车,离开这里。

   「喂,别丢下我!我是你的保镖!喂!」水玲珑晃动自己的一对小脚,就这 么呐喊起来。

   「慢着!突厥人就快来了!舅母,保重!冬梅,你掩护舅母!麒麟刺你也带 上!」我轻柔的摘下自己的麒麟刺,交给吴冬梅。

   「相公!那么你呢!你发疯了,一个人对付整个华山派还有突厥人!」「女 佛于我同在!周水媚,你带着人也一起撤离!这里交给我!」我轻柔的舞动手中 的砍刀。

   「我在等待!女佛说,有一天命运会做出来选择!而我相信,这就是我的选 择!」周水媚轻柔的双手合十,而她的泪水,轻柔的流淌下来了。

   「嗖嗖~ 嗖嗖~ 」伴随夜色十分,想不到伴随晃动的火把影子,一些纷飞的 羽箭,射杀过来了。

   「都跑不了了!快点撤回房子!」我大声的喊叫起来。「咕噜~ 咕噜~ 」杨 小箐推车,就这么快速的第一个回去。

   「啊~ 」一个娥媚的女弟子,痛苦的躺倒在土地上,而她背后中箭,悲惨万 分了。「啪!」几个人拖着她,就这么后退起来,退缩回到了房子里面。

   「呜呜~ 呜呜~ 」「邓丽娜女神和我们同在!抓住那些可怜的小奴隶!撕裂 她们!哈哈啊!」伴随外面阴森森的声音,是突厥人。

   「哗哗~ 哗哗~ 」潮水一样的突厥雇佣军,蒙上深蓝色的头巾一身深蓝色长 袍,手持弯刀,还有纹身。就这么背后背上箭袋,手持长弓,疯狂的冲击。
   「嗖嗖~ 嗖嗖~ 」伴随纷飞的羽箭,一时间火光冲天。「啪啪~ 啪啪~ 」羽
 箭折断在我们的泥巴墙上,而我这才明白,原来这里的泥巴,是干什么用了,就 是缓冲和防止燃烧。

   「嗖~ 」「啪~ 」「啊~ 啊~ 」一个爬上围墙的突厥人,被白素贞一把飞针,
 插入脖颈,痛苦的惨叫起来,捂住喉咙。飘动自己的斗篷一头栽倒过去了。
   「呦呦!呦呦!」伴随突厥人的喊叫,顿时冲击的队伍越来越接近了。
   「关上大门!」「扑通!」吴冬梅指挥起来,而她这个时候,开始慢慢具有 了卓越的战斗才能。

   「舅母~ 不行~ 」我一下子推开众人。「舅母!快点过来!打开门!打开门!」
 我声嘶力竭的惨叫起来,舞动手中的砍刀。

   「吱吱~ 」伴随打开的门缝,白素贞痛苦的快速败退回到这里了。

   「噢~ 哦~ 」她背后插入两发羽箭,痛苦万分,跌倒在地板上。「抬回去! 防止突厥人占领窗口!天啊!这里简直根本没有防御!」我看着周围,而我预感 到,善于攀爬的突厥人,很快会从2楼,3楼的窗户进入这里。

   「咚咚~ 咚咚~ 」大门被冲撞起来。「咔嚓~ 」几个娥媚的女弟子,堆积一
 些桌子过去。

   「咚咚~ 咚咚~ 」伴随大门的撞击,而这里的酒坛什么,全部泼洒下来了。
   「嗖嗖~ 嗖~ 」从二楼飞入这里的羽箭,一下子插在地板上。「轰轰~ 」顿
 时冉冉的烈火,开始燃烧了。

   「噢~ 哦~ 哦~ 哦~ 」伴随狼一样的嚎叫,而似乎浓烟,从1楼出来了。

   「糟糕!」我们搀扶伤兵,就这么上2楼,3楼。「咔嚓~ 」吴冬梅这个时 候却找不到钥匙,无法打开水玲珑的囚车。

   「救命啊!小穴好难受!救命啊!」「抬上去!」我一声令下,而几个娥媚 女徒,准备不管,可是吴冬梅和杨小箐,两个人过来,就这么努力的搬运车子。 沉重的囚车,这个时候才被几个女孩子搬运起来,缓缓的,缓缓的搬运上去。
   「呀~ 」一个突厥人,从2楼的窗户进入这里,摸黑顺着楼梯跳跃下来。 「啪~ 」我一把按住他,就这么按倒在墙壁上。「嚓嚓~ 」顿时手起刀落,鲜血 喷溅。「哇~ 」他痛苦一声惨叫,身体翻滚,跌落下去了。

   「为了邓丽娜女神!」「呜呜~ 」几个嚎叫的突厥人,翻窗进入这里。
   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伴随旋转的刀锋,我冲过去,一刀砍翻一个。「杀!呀~ 」周水媚手持长剑一下子刺穿过去。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一个人惨叫起来,一 剑被刺穿,顶在墙壁上,痛苦的口吐血沫。

   「嗯~ 去~ 」我按住一个即将爬入的人,对准他脖颈就是一刀。「啊~ 」他
 痛苦的惨叫起来,就这么一头从2楼跌倒,跌落在下面了。

   「嘿嘿~ 嘿~ 姑娘!姑娘!」一个蒙面得突厥人进入这里,手持弯刀,就这 么挑逗起来。「叮当~ 叮当!」经过简单的拼杀,几个娥媚女徒,非常恐惧,见 到突厥人,双腿发抖,尿水顺着大腿根流淌下来了。

   「呀~ 」吴冬梅冲过去,挥舞手中的香魂刀砍杀。「叮当~ 」突厥人一刀刺 杀过来。「啊~ 」她痛苦的后退,毕竟是一把匕首,实在是太短了。

   「小心冬梅!」周玉兰一把拉扯她过去,自己手持长剑,就这么翩翩起舞, 刺杀过去。「叮当~ 叮当~ 」那个突厥人毫不在乎,就这么舞动手中的弯刀,左 右的突进。

   「嗯~ 一剑穿心!」周玉兰突然前倾自己的身体,刺杀过去。「呀~ 」突厥 人快速的躲避,舞动手中的砍刀,对准她的后背一刀斩杀下来。

   「嗖嗖~ 」「啪~ 」「啊~ 」我快速的投掷手中的砍刀,一下子刺穿那个突
 厥人。「啊~ 」他痛苦的身体后仰,栽倒在一边的楼梯上。

   「哎呦~ 」一个人一刀斩杀下来。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我痛苦的呻吟,被砍
 翻了。「啪~ 」一个人踢打在我后背,举刀刺杀。我痛苦的趴倒在地板上,跌跌 撞撞的爬行起来。「咔嚓~ 」吴冬梅突然背后偷袭,用香魂刀插入他的后背。
   「你没有麒麟刺!不行~ 」她把麒麟刺,重新交给我。「嗯~ 」我一把左手 抄起一把突厥人的弯刀,右手佩戴上麒麟刺。

   「呀~ 」一个人突然踩着窗沿,翻身进入这里,挥起手中的弯刀,对准我们 头顶斩杀下来。

   「叮当~ 」我右手麒麟刺一把夹住他的弯刀。「呀~ 」「咔嚓~ 」我施展自
 己的内功,剪断他弯刀,下面一刀,砍在他的双腿。

   「哇~ 哇~ 」那个突厥人蓝色的披风飘动起来,的身体一下子从窗户栽倒下 去,砸翻了牛棚,悲惨的一头栽倒在那个奴隶住宿,屎尿横流的牛棚里面。「噢~ 」他痛苦支撑还要起来。「嗖嗖~ 」楼上一把短刀,投掷下来。

   「咔嚓~ 」「啊~ 」伴随一声惨叫,他悲惨的昏死过去。「呼呼~ 」我气喘
 吁吁起来,而我发现并没有砍中他,这是一个狡猾的人了。

   「嗖嗖!」伴随纷飞的羽箭。「蹲下~ 」我快速的喊叫起来。「啪啪~ 」 「啊~ 」窗户跟前,一个娥媚女弟子,痛苦的惨叫,一把燃烧的羽箭,穿入她的 胸膛,她痛苦的躺倒在地板上,裙子燃烧起来。

   「沙土~ 灭火~ 」杨小箐冷静的指挥起来。「啪~ 」这个时候,我们发现了,
 每一个房间床底下都有沙土了。「哗哗~ 」沙土倾倒在那个女孩子的身体上,而 她痛苦的呻吟起来,口吐血沫,鲜血混合沙土,已经成为泥沙了。

   「我不行了~ 姐妹保重!」她痛苦的口吐血沫,呻吟两下,悲惨的死去了。
   「12妹!12妹!呜呜~ 」周玉兰趴在她的身体,痛苦的抽泣起来了。
   「里面的哭声,真悲惨啊!嗯~ 野狼大人!嗯听说你们的可汗,最喜欢吃少 女的胸部!嗯!你看着一批货色如何!」在外面,两个趾高气扬的人,骑在奴隶 的脖颈上,在那里揪扯缰绳遛马。那些奴隶托起自己的男女主人,吃力的行走, 奔跑。都是已经被突厥人驯化的汉人奴仆。

   「哈哈~ 我们的军团从来没有失手过!嗯~ 进攻!烧死他们!」「嗖嗖~ 嗖
 嗖~ 」伴随纷纷的火箭,顿时整个楼房里面,一片寂静。

   「啪啪~ 」想不到这里床,还有很多东西,都是破旧的金属,根本无法燃烧 了。

   「掀翻床铺!」我痛苦的抚摸自己的胸口和后背。「呀~ 」几个女孩子一起 努力,掀翻一个床铺,我们钻在后面。

   「啪~ 」一发羽箭跌落在我们前面的地板上,摇摆起来。

   「姐姐~ 姐姐~ 」杨小箐痛哭流涕起来。「姐姐!你不能死~ 白公子不好交
 待!」白素贞痛苦的趴倒在血泊当中,呻吟起来,口吐血沫了。

   「羽箭上有毒!射入的羽箭有两种,一种可以燃烧,一种含有剧毒!还有一 种既然能燃烧,还有剧毒!火焰加剧了毒性!嗯~ 难怪突厥人,是战无不胜的队 伍!可以任意的驰骋中原乃至西部!可以蹂躏我们的国土!」我看着下面燃烧的 火海,我感觉到一种愤怒。

   「今天!不仅仅为了白牡丹小镇不再遭受祸害!也不仅仅是为了解救受苦难 的同胞!一切为了女佛!为了自由,平等博爱的佛法!孤立无援!信任的,只有 我自己!」我轻柔的脱下自己的皮衣,展示胸口的麒麟图案。

   「杀出来一条血路!」我举起手中的弯刀,在上面戒备起来。「嗖嗖~ 嗖嗖~ 」伴随纷飞的羽箭,根本无法靠近窗口了。

   「哦~ 哦~ 哦~ 」下面的呐喊纷纷得十分整齐而似乎远处,突厥人的首领,
 骑在一个奴隶身体上,正在阴森森的指挥一切。

   「投降吧!里面的女人可以暂时活下来!当我们的性爱奴隶!男人!我们会 把你烧烤!你投降吧!我就给你一个痛快!」外面的人喊叫起来。

   「打不开!打不开!钥匙打不开!好了~ 」吴冬梅终于找到了钥匙,将水玲 珑从囚车里面放出来了。「咣当~ 」我这个时候才发现,我们唯一能突破突厥人 防御的,就是速度,可是没有人能在突厥人的羽箭中幸存,除非我们有一辆装甲 车。

   「把囚车改造!前面全部放入铁板阻挡!我们的时间不多了!掩护我!这里 还没有兵器!有没有兵器!」我看着杨小箐。

   「都埋葬在后院了!和那些尸骨在一起!」杨小箐抚摩白素贞,轻柔的哭泣 起来。

   「突厥人太残忍了,冬梅,你照顾好大家!」我看着周边,而我非常不喜欢 自己的女人,落入突厥人手中了。「相公!你不能一个人去!」她轻柔的拉扯我 的胳膊。

   「如果你爱我!就照顾好水姑娘!照顾好我的舅母!」我愤怒的握紧拳头。 「快点把囚车重新组装!」「呦呦~ 」伴随突厥人的呐喊,想不到大门,突然打 开了。而我们把桌子横在囚车上,推着出来了。

   「嗖嗖~ 嗖嗖~ 」纷飞的羽箭,快速的穿插起来。「啊~ 啊~ 」伴随惨叫,
 一个推车的娥媚女孩,痛苦的被射中脚踝,悲惨的躺倒在地板上。

   「呀~ 」我快速的推车,就这么带着仇恨,一下子冲撞过去。「咣当~ 」桌 子撞击在一段墙壁上。一下子撞踏了土墙。

   「呦呦~ 」一些聪明的突厥人,很快绕行我们身后,准备瞄准射箭。「呀~ 」
 吴冬梅带着人冲过来,就这么手持砍刀,快速的背后斩杀。「嚓嚓~ 」「啊~ 啊~ 」那几个弓箭手,痛苦的肉搏起来,和几个女孩在一起拼搏,而血腥的视线, 一点点模糊了。

   「啪~ 」一个突厥人扔掉手中的弓箭,拔出自己的弯刀。「呀~ 呀~ 」他左
 右两下砍杀起来,而我灵巧的闪避。「嚓~ 」我快速的回身一刀,砍中他的面孔。 「你说过你给女佛发誓!不能用刀杀人!」「嚓嚓~ 」「哦~ 」我用一把长剑, 刺入他的腹部。「哦~ 」他惨叫起来,一头趴在土堆上了。沾满鲜血双手还在抽 搐。

   「啪~ 」火把一下子砸下来。「嚓嚓~ 」「哇~ 」我旋转手中的弯刀砍翻一
 个人。而我被火把打了一下,痛苦的眩晕起来。

   「嗯~ 」后面一个人偷袭,一刀刺向我的后背。「嚓嚓~ 」「呀~ 」吴冬梅
 冲过来,一刀砍翻这个突厥人。

   「我在这里,用你们的勇气来征服我!女佛保佑众生!」我舞动手中的弯刀 上下翻飞,顿时张开双刀,抖动上面的血水。

   「交给你了!战无不胜的王者!」单冰冰痛苦的大腿缠绕纱布,而她骑在一 个奴隶脖颈上,撤离这里了。

   「我野狼从来不会失败!我10岁就出来闯荡江湖!我是吃人肉!喝人血长 大的!我多少次在死人堆里面爬行出来!从我有记忆!我们的父亲就教导我们! 到土地肥沃的中原!那些汉民,天生就是你的奴隶!那些女人是你的母马!那些 男人,是你的牛羊!骑在你的母马上放荡!要吃了,就宰杀你的牛羊!因为我们 是突厥人!邓丽娜女神庇护我们!」野狼阴森的淫笑起来,他头上缠绕围巾,而 他伸出来自己的舌头,上面戴上舌环。来回的舔允~ 「我们100多个人就能战 胜一个万人的村镇!就算10万汉民,依然跪倒在我们脚下!从突厥国来!征服 这里!嗯~ 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是恐惧!什么是失败!哈哈!吃她们的肉!喝下她 们的血!汉民天生就是你的奴仆!我不相信佛!我不相信!」野狼狰狞的,跳下 那个奴隶的身体,举起手中的双刀,就这么斩杀过来。

   「我是最快的刀手,我是这边土地的王者!呀~ 」他舞动自己的双刀,就这 么对准我看杀过来。

   「叮当~ 叮当~ 」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他俩下砍翻一个抵抗的娥媚女徒,就
 这么残忍的切割下来她的人头。「光头的女汉民!嗯~ 」他跪倒在那里,轻柔的 用舌头,舔允伤口上的鲜血。

   「我杀了你!」吴冬梅冲过来,舞动手中的砍刀,一刀刺杀过来。「叮当~ 」 「太慢了!太慢了!你甚至不配成为一个刀客!我让你看看!什么才是最好的刀 客!进攻!进攻!最好的进攻!女娃娃!留下我给当食物!我会先砍断你的手脚! 玩弄!最后你会跪下求我!哈哈~ 」「叮当~ 叮当~ 」他快速的舞动手中的双刀,
 而吴冬梅只有一把匕首,一把长刀,她纷纷的后退起来起来,可是想不到被脚下 一个尸体绊倒~ 「哎呦~ 」她痛苦的跌倒在尸体堆积上,悲惨的呻吟起来了。 「呼呼~ 」她蠕动自己的喉咙,悲惨的哭泣起来,而她的尿水,湿润了自己的裙 子,她全身一片狼藉,沾染了不少泥土。

   「不要,注意你后面!快点砍杀!」「嗯~ 」野狼一个转身,而吴冬梅飞起 一脚,对准他的下身一下。「啊~ 」野狼痛苦的惨叫起来而吴冬梅拔腿就跑,转 身向屋子奔跑过去了。

   「我的小母鹿~ 你别跑~ 哦~ 哦~ 」他痛苦的捂住裤裆,几乎疼痛的跪倒在
 那里了。「嗯~ 」吴冬梅眼看突厥人没有追过来,不由得回头。

   「来啊~ 来啊!~ 」她风骚的掀起自己的裙子就这么挑逗起来。

   「抓住她!」野狼命名起来,而几个突厥人,蜂拥而上,冲入房子的大门里 面。

   「嚓嚓~ 嚓嚓~ 」「啊~ 」埋伏在两边的娥媚女弟子,一拥而上,一顿砍杀,
 顿时这些突厥人,悲惨的躺倒在那里,鲜血横流~ 「嚓嚓~ 嚓嚓~ 」「哇~ 」我
 砍翻一个爬上城墙,试图逃跑了。我一把抓住他的脖颈,从上面揪扯下来。「啊~ 」他痛苦的口吐血沫,身体一点点躺倒,悲惨的栽倒在血泊当中了。

   「突厥的战士们!不要跑!回来!回来!邓丽娜女神保佑我们!」「我们遇 到了一个真正的魔鬼!无论你用刀砍他,刺杀他!他毫无反应!邓丽娜女神保佑! 我还要过年回家!」一群突厥人,蜂拥逃跑了。

   「哎呦~ 」那个阻挡的军官,也被踩踏过去,痛苦得奄奄一息,躺倒在那里。
   「嗯~ 」野狼单腿跪在那里,轻柔的默默祷告。

   「在念诵自己的悼词吗?」我手持两把弯刀,冷笑的过去。「1000年前, 人类陷入灾难!所有的文明,几乎都被外星人摧毁!外星人大量的屠杀人民把人 类当作可以食用的肉虫!所有的文明国家,皆被摧毁!在集中营里面,人们放弃 了希望,看着成堆,成堆的尸骨堆积如山!是女佛带给人们希望,教育人们反抗! 不死的佛战士!用自己的身体对抗外星人~ 赤裸裸的肉搏~ 最原始,也是最有效!
 武器在我们手中,就算平凡,也成为最有摧毁性的!一个人,消灭一群敌人。一 群人毁灭一个城市!」「因为我们是不死的!是被诅咒的!而我是通过女佛考验! 最强的一个!我从来不用刀,因为我知道,用刀之后,后果是严重的!」我看着 满地的尸体,一片的星星火海,已经越来越微弱,而荒漠之中,也没有什么可以 燃烧的了。

   「吧嗒~ 吧嗒~ 」两把弯刀,全部砍卷刀刃,而上面的鲜血,轻柔的滴落下 来。一个鲜血之中重生的麒麟战士。

   「以后,世界重新有了文明!重新有了历史!和平女神禁止人们使用高科技 的杀伤武器!再后来,凤凰王朝的人类,帮忙这里重建了世界!大清,被选择统 治这里!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高科技杀伤武器!你唯一一靠的,就是你的拳脚! 你的功夫!人类不再有战争!以及相互的毁灭!但是局部的杀戮,永远不可避免!」 我轻柔的走过去,踩塌堆积的尸体,而我感觉到身体上的伤口,逐渐的愈合了。
   「邓丽娜女神,突厥的神灵!你象征武力和智慧!保佑我!」他跪倒在那里, 不停的祈祷。

   「所以!这个世界是被几个不死女神拯救的,所有的民族,都是神灵许可存 在的!为了我们各自的神灵而战~ 这是宿命~ 」「咣当~ 」我扔掉手中的弯刀,
 就这么伸展自己的手臂。

   「我不会屈服!因为我不可能被汉民打败!一个汉民!」他痛苦的咆哮起来, 狰狞万分了。

   「你今天面对的,不是人类!而是圣战护法佛!」吴冬梅呻吟起来,而她包 扎自己的胳膊,从屋子里面出来。「你会被肉体上和精神上,彻底的毁灭!这是 女佛对于你的惩罚!你将要因为自己的罪,而赎罪!宇宙之间,万物苍生!因果 轮回!皆有报应~ 女佛保佑~ 我给你做一个最后得祷告!」「我先杀了你!」野 狼奔跑过去,一下子刺杀向吴冬梅。

   「呀~ 」吴冬梅用自己的身体,吸引目标,吸引这个天下卓越的刀客。
   「呀~ 」两个幸存的娥媚女徒,拉扯一根铁链,突然拉扯起来。「啪~ 」 「啊~ 」野狼奔跑之中,努力的跳跃,可是一下子还是被绊倒了。「啊~ 」他一 头栽倒在那里,而他不愧是战士,舞动双刀,快速的爬行起来。

   「嗖嗖~ 」白素贞快速的射出来自己的一发银针。「啊~ 」野狼一声惨叫, 捂住自己的眼睛,跌倒在尸体堆积当中了。

   「为什么!难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公平决斗!啊~ 啊~ 谁来和我比试双刀!!
 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!啊!」他痛苦的惨叫。

   「我说过,我是圣战护法佛,我是佛的战士!我也说过!我不能用刀杀人! 今天已经破戒了!嗯~ 罪过~ 有时候猎物一下子死去,未免失去意思~ 我知道你
 的双刀很厉害!可是你现在看得见吗!呀~ 」我抓起一个死人的盾牌,突然就这 么顶住撞击过去。

   「啪~ 」「啊~ 」野狼痛苦的口吐血沫,被撞击在沙地上。「哈哈~ 哈哈~
救我!就我!」他痛苦的惨叫起来,缓慢的在血泊之中爬行。

   「有时候,我最喜欢欣赏,火焰之中跳动的长虫!」「啪~ 」我抱起一个人 油的油桶,就这么泼洒起来。「手脚还能动吗!」「不要!」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
 伴随悲惨的惨叫,周水媚的长剑,挑断他两个脚筋。

   「我砍了你!」吴冬梅挥舞手中的砍刀,砍断他的右手。而在另外一侧周玉 兰过来,斩断他的左手。

   「就让烈焰!净化你的灵魂!」我轻柔的转动手中的蜡烛,就这么投掷下去。
   「哇~ 」伴随一声悲惨的惨叫,一个人痛苦的在火中翻滚,悲惨的来回翻滚 「别杀我!别杀我!」一个突厥军官,痛苦的爬行起来,刚才他被人踩踏一番, 痛苦万分了。

   「你将作为幸存者,告诉人们!你见到的一切!而这个!是给你永恒的烙印! 就好像你给那些奴隶一样!」我拿起一个烧红的烙铁,而上面刻着一个卐佛法标 志。

   「啊~ 啊~ 」伴随一声惨叫,他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脸蛋,在沙漠之中挣扎。 「告诉他们!是麒麟门!是护法佛干的!活着回去!」我把几个水壶,还有口粮 丢弃给他。

               43、掩埋艳尸

           3007年17月3日星期一客栈

   我们打败了突厥人的进攻,可是这是一个报复心理非常强的民族,显然小镇 继续住宿下去,恐怕是危险性很大了。我们必须撤离这里,撤离开,踏上疆土, 离开伤心的地方。

   轻柔的白布蒙在那里,有的是床单。几个美艳的姑娘,悲惨的横尸在那里。 只有周水媚,周玉兰,两个姐妹幸存下来。

   「嚓嚓~ 嚓嚓~ 」我轻柔的拿起铁锨,挖掘一个土坑,而我感觉到一种悲情,
 一种韵味了。「嗯~ 嗯」我吃力的挖掘起来,干燥的沙土,伴随风轻柔的吹拂飘 扬,而一切的一切,都是如此的悲伤,没有水源,没有希望也没有前进的人生, 只能枯燥在这里等待,等待一种面对和执着的欲望。

   「姐妹们!永别了!女佛保佑你们!你们将在另外一个世界,获得安息的永 恒!」周水媚轻柔的双手合十,跪倒在那里,悲愤的祈祷起来,而这是一种暧昧 的韵味,一种寂静的忧伤,风轻柔的吹拂起来,吹拂过她的面纱,而她静悄悄跪 倒在那里,轻柔的念诵佛法口号。

   「嗯~ 」我抱起一个娥媚女徒的尸体,轻柔的丢弃在小坑里面,因为草率, 来不及只能挖掘一个浅坑,草草埋葬了。她们的艳尸,只能这么轻率的结束,香 艳的女孩子身体,悲情地走到生命的尽头,如此的一切,可悲可叹,思索起来, 一种淡淡的忧伤。

   那个女徒,身体被多处砍伤,鲜血已经凝固了。她的光头轻柔秀美,秃亮地 美韵迷人。这个时候面目狰狞,一双眼睛紧闭,脸蛋上鲜血已经凝固了,发出来 青紫。她的鼻子性感,柔和细润,她的嘴巴略微倾斜,血水在嘴角凝固。

   她的脖颈白软纤秀,性感的美韵。她的肩膀骨感柔和,性感的优雅而下。她 的胳膊纤润,优雅唯美。她的乳房平坦迷人,她的胸口浮显伤痕。她的白色裙子 沾染血水,而她的腹部,胸口有多处刀伤。她沉浸在那里,风轻柔的吹拂,她的 腰肢纤润诱惑,她的身影靓丽迷人。她的小腹白软,性感诱惑。她的骨盆方韵, 性感迷人。

   她的臀部圆韵,性感柔和。她的美腿纤白美韵,大腿肌肉紧绷,浮显刀伤。 她的小腿细润,性感柔和,丝袜破损了。她的脚踝骨感纤瘦,性感美韵。她光了 一双白嫩的脚丫,她的脚背白软迷人,浮显伤痕血液凝固了。她脚趾头软润,她 的脚趾头缝隙,浮显泥沙。她前脚掌都是泥沙,凸韵地美韵诱惑。她的侧脚掌弓 绷柔和,软润得风骚诱惑,美韵迷人。她的脚心弧凹白软,细嫩光滑。她的脚后 跟凸韵,风骚美韵。

   「刷~ 刷~ 」泥土一点点覆盖在那个艳尸身体上,而这些泥土,一点点掩埋 年轻的女尸,更加埋葬了一种悲情,一种希望,掩埋了一种人生的情怀和不幸了。 有时候人的思维总是这样,感觉到美艳的东西,往往容易失去。在泥土下逐渐的 腐烂,成为一些白骨,或许从此,在江湖上,不再留下什么印记,更加多了一种 惆怅,一种悲情了。

   美艳的女郎,变成可怜的女尸,而她们的人生,悲惨的走完了全程,更加多 了一种遗憾,一种惆怅的悲情了。

   「安息吧好姐妹!」周水媚轻柔的双手合十,在那里祈祷起来,而她的内心 充满了一种悲情,一种妒嫉,一种悲愤,以及难以形容的肉欲了。在荒漠之中, 完全没有任何的天理和同情,有的只有无尽的杀戮,以及悔恨。

   「人已经死了!」我轻柔的拉扯,在那里安慰起来。「嚓嚓~ 嚓嚓~ 」一点 点泥土,一点点泥沙,轻柔的覆盖下去,覆盖在她的身体上。

   娇艳的女体,变成了艳尸,被泥沙覆盖和掩埋,而大漠之中,充满了一种悲 剧,却不知道尽头,不知道未来。有时候思索起来,真的难以用语言来形容,这 是一种什么悲情的宿命。这是一总娇艳的欲望,一种香艳的悲情。

   「哗哗!」大量的泥土堆积下去,而香艳的女尸被掩埋,成为一种回味。泥 土轻柔的覆盖了她的身体,只是留下孤独的,淡淡的,寂寞的回味,在大漠之中, 这种杀戮每天都在上演,而我们能做的,就是平和自己的心情,体会一种惆怅的 寂寞。

   「好姐妹!安息吧!」周水媚抓起一把这个女孩子用过的匕首,轻柔的丢弃 在坑内,她的心情,久久得无法平和,想到自己昔日,一些要好的女朋友,如今 落下这么一个下场,那种悲情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
   「嚓嚓~ 」她们每一个女孩子随身携带的兵器,被丢弃在坑中而或许在未来, 在不久之后,娇艳的尸体,一点点腐烂,最终变成黄沙里面淹埋的枯骨,将变成 一个土堆,没有艳丽的生命,只有一种悲情,一种人生了。

   「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了!」吴冬梅看着我,轻柔的诉说。「相公突厥人不会 放过我们的!我们还是快走吧!」「姑娘们!你们如何呢!」我看着周水媚和周 玉兰。

   「姐姐~ 这里都是吃人的突厥人,好害怕哦!」周玉兰轻柔的拉扯姐姐的胳 膊。

   「张公子!杀死突厥的人,是你!不是我们!」周水媚轻柔的握住自己的长 剑。「姐妹们都死了!我也没有地方去了!」她轻柔抚摸手中的长剑,准备拔出 来自尽。

   「不要!」我一把拉扯过去,努力的阻拦起来了。「周姑娘,来日方长!要 想开一点啊!」我轻柔的拉扯她,就这么劝阻。

   「我们12个姐妹一起出来!现在只有我和玉兰了!娥媚12金钗,我们从 小一起长大!一起练剑!师娘一起教育我们!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!你让我如何 生存!」周水媚痛苦万分,轻柔的在那里瘫软,她瘫软在我的怀抱当中,一种风 沙吹拂了。

   「你还有我们!我们都是你们的兄弟姐妹!」我轻柔的拉扯周水媚的胳膊, 在那里安慰起来。

   「黄沙轻掩艳女魂,娥媚金钗姐妹身。」

   「怎奈孤寂艳尸埋,等待来年枯骨存。」

   「张公子」周水媚轻柔的侧过脸蛋,优雅的拿起蓝色丝绸包柔的长剑。「我~ 」她轻柔的看着那些新鲜的坟堆,而她的内心之中,一种悲情。「我们就这么 走了!放弃我们的姐妹!让她们任由突厥人糟蹋!」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我 们倘若留下!一个人都活不了!周姑娘还是节哀顺便!我们一起走吧!」吴冬梅 在那里劝说起来。

   「姐姐!我们姐妹12个人出来,我们从小一起吃饭,一起长大!一起洗脚, 彼此抚摸!一起剃光头发!现在都死了~ 只是留下我们姐妹两个人了。」周玉兰 坐在那里,曲起自己的美腿,轻柔的哭泣起来。而她有些受伤,不过简单的包扎, 已经好了很多了。

   「张公子!我们姐妹打算辞行!此次我们姐妹俩个人,一起前往江南!或许 希望更大一点!」她轻柔的转身,始终拒绝和我们在一起了。

   「姐姐!」周玉兰在那里,无法站立,身体上多处伤痛了。

   「玉兰手上这个样子!你们两个女孩子,怎么走出来这个大漠呢!」我在那 里劝说起来。「不如我们结伴!」「结伴!结伴的结果!就是我们12个姐妹来!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!倘若我们不在一起!我们怎么会来这个客栈!又怎么会 发生这么多事情呢!女佛保佑。」「水媚!这一切,都是命!这是命中注定的, 黄沙之中,大漠之上!我看你们姐妹俩个人,如今继续行走,危险重重!不如我 们一起结伴!反而有一个照应!」「照应!」周水媚冷笑起来。「白娘子!青蛇! 嗯~ 照应,你们都是水昌派得人,我们是敌人!」「可是我们一起杀敌!」我走 过去。「别过来!」周水媚突然举起自己手中的长剑。「从今天开始,我们一刀 两断,恩断义绝!」「水媚」我轻柔的走过去,含着一种眼泪,一种辛酸,一种 无奈了。

   「妹妹!我们走~ 」她轻柔的招揽起来。「嗯~ 姐姐~ 我走不动!我的腿好
 疼!」她痛苦的瘫软在那里,动弹不得了。「昨天如果不是冬梅姑娘,还有青蛇 姐姐她们保护,我已经死了!姐姐!这一切都是命!这是女佛安排的!」「不~这是裸女玉阴剑安排的!这不仅仅是一把宝剑!凡是使用这个宝剑的!身边的女 人,都会一个个死去!江湖争斗,你争我夺!到了哪里,只要见到宝贝!人们不 惜牺牲性命争夺。所以功夫薄弱的,